設為首頁  |  加入收藏  |  聯系協會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首 頁  行業新聞  客戶服務  保險法規  天下保險  保險公司  行業協會  留言處

17種抗癌藥納入結果公布:我國醫保談判準入機制逐步開花結果

2018年12月14日 『自貢保險網』 作者:   選項:    閱讀次數:116


      2018年10月10日,國家醫療保障局印發了《關于將17種藥品納入國家基本醫療保險、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乙類范圍的通知》,讓這件社會關注許久的事情終于有了一個明確的結果。這17種比較昂貴的藥品將獲得醫保報銷給付,對于相關患者這是個歡欣鼓舞的好消息。

  貴重抗癌藥品的醫保覆蓋,是談判準入機制的碩果

  這17種藥品都是抗癌藥,覆蓋肺癌、腎癌、淋巴癌等多種疾病。這些惡性腫瘤對患者的生命健康危害巨大,社會疾病負擔沉重,而由于市場受眾有限、技術門檻高等多種原因,其治療藥物的價格普遍比較昂貴。

  從保險原理上講,這些負擔沉重的重大疾病,正是醫療保險所重點應對的情況。但我國的國家醫保是基本醫保,負擔著廣大民眾的基本醫療保障職能,需要把有限的資源分配到各種常見病、慢性病等領域,而不單是腫瘤等重病領域,而前者的人群數量和所需資源量是巨大的。由此很長一段時期內,我國對腫瘤患者的經濟保障力度是不足的,很多有效藥物都必須由患者自費承擔,前不久的《藥神》電影就尖銳的指出了這一問題,從而引起社會巨大反響。

  令人欣喜的是,隨著國家高層領導的關懷和推動、大病補充保險制度的試點和推廣、醫療保障局的成立和資源整合,這種情況正在迅速改變。我國醫保和衛生部門都在積極開展工作,加強對腫瘤等重大疾病的經濟保障工作,相應的,就要把比較貴重的腫瘤治療藥物納入臨床使用和醫保報銷中。

  以往我國醫保對藥物報銷目錄的準入機制,是專家批量化投票機制。以臨床和藥學專業為主的專家們,在很短時間內對成百上千的藥品進行投票,從而進行批量化決策。而面對昂貴的腫瘤藥品,這種定性的、粗放的決策機制就會面臨問題,因為此時需要的是精細化定量決策,以決定一個供需雙方都可接受的購買(支付)價格。

  這就對相關管理部門就提出了挑戰。記得在2009年醫保目錄調整時,當時首先采用傳統方法完成了普通藥品的目錄調整,曾打算接下來對腫瘤藥等貴重藥物進行談判,但終因各種條件不成熟而沒有真正成行。

  近年來,醫保和衛生部門都努力嘗試了針對貴重藥品的“談判”機制。正是這些年的勇于嘗試,我國醫保逐漸建立起了談判準入的方法。近年來貴重藥品的準入,包括本次17種抗癌藥的報銷目錄納入,都是談判準入機制所結出的果實。

  談判準入機制的建立,是艱苦探索的結果

  和廠商就價格進行談判,以制定醫保支付標準,絕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。從經濟學原理看,價格是多個供需雙方互相競爭的結果,這不是單純講道理的事情,更多的是一種競爭下的妥協。但國家醫保與廠商的談判并不是這樣的市場行為,而是管理部門和已經被選好的廠商之間的談判角力,雙方的壓力都不小。

  從目前外界了解的信息看,此次抗癌藥準入談判的機制,和2017年醫保談判的方式基本相同:廠商應醫保要求提供產品相關信息,醫保管理部門基于產品信息確定目標價位,談判現場由廠商進行報價,如果接近醫保目標價位則進行談判,如果雙方差別太遠則終止。

  從結果看,此次18種談判準入的藥品,僅一種沒有成功(諾華制藥的骨髓纖維化藥品磷酸蘆可替尼),大多數都和醫保達成了締約。而眾所周知,此次談判準入藥品的平均降價程度為56.7%,屬于大幅降價。而大面積成功締約則提示,在談判前醫保和廠商經過資料提交和反饋等信息交流,已經對準入后的支付標準有了大致的共識,否則,如果雙方都是“盲人騎瞎馬”的進行談判,就很容易出現談判失敗的情況。

  雙方在談判前進行信息交流和反饋,減少交易成本,從而在談判中促進達成締約,是符合社會理性的,也是管理規范化的體現。2017年醫保首次談判準入中,談判失敗的比例遠高于此次,提示當時的制度不如現在成熟。

  醫藥產品的合理定價是困難的,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因素。在此次談判準入中,企業向醫保提交了產品信息、價格信息、銷量信息、周邊國家銷售和報銷信息、臨床研究證據、經濟學評價證據等資料,并基于這些資料完成了談判締約。這不僅形成了醫保準入談判的機制模式,也對我國醫藥市場的研發、定價、營銷策略都起到指引的作用,對完善市場規則、促進產業發展有著積極的作用。

  下一步的展望

  17種抗癌藥品被納入醫保目錄是好消息,但事情顯然不能止步于此,至少有兩點是大家都非常關心的:其一是后續落地措施,其二是未來的常態化談判準入機制建設。

  藥品被納入醫保報銷目錄,并不立即意味著患者能在醫院內獲得處方并得以報銷。首先,國家醫保部門將這些藥品納入目錄,但地方醫保部門還要進行落地實施,尤其是需要基于地方醫保財力確定報銷比例,這需要時間和考量。

  然后,目前在我國醫院內(尤其是公立醫院)存在多部門政策交叉的影響,例如醫院面臨醫保的總額控制、病種支付政策,還有衛生部門的處方限額、藥占比政策。這些約束條件下,即使藥品進入了醫保報銷目錄,醫院處方也受到限制,這種情況以往多有發生。但值得欣喜的是,管理部門已經意識到這些問題,正在積極采取措施,例如各地醫保紛紛出臺政策,將談判藥品費用不納入病種支付限制。當然這其中的政策調整也是費時費力的

  更令人們關注的,是談判準入機制的長期建設問題。是否要對談判準入進行常態化?在醫保支付制度改革下,醫保報銷目錄是否還有必要存在?等等問題,都值得探討。

  不過,從國際經驗看,藥品目錄管理、談判準入等都是普遍存在的。尤其是對于處于專利保護期的創新藥品,其醫保準入、支付標準制定,都是基于循證和談判的過程。也希望我國醫保能盡快制定動態化談判準入的機制,讓創新藥品能更順暢的獲得醫保覆蓋和報銷。

  總之,本次17種抗癌藥的醫保報銷目錄納入,是談判準入機制不懈探索的碩果。也希望我國醫保能繼續完善這項制度,并建立好與之相關的制度協調管理,從而使之能更好更快的造福廣大患者。



原作者:
  • 上篇: 國家醫保局向地方交辦228例欺詐騙保...
  • 來   源: 中國醫療保險
  • 下篇: 亞洲保險競爭力排名發布:解構業績增長...

  • <打印此文>        <抄送好友>        <關閉窗口>


      發表評論

    <查看評論>  

    您的姓名:   
    您的信箱:

    評論內容:
     

    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 | 友情鏈接 | 聯系站長
    自貢保險網版權所有,Copyright ©2004-2005 Zgia2004.Net
    Powered By:釜溪左岸(FuxiSoft Studio), Mr.Yuanxi Li  
    頁面執行時間:31.250 毫秒


    大宝娱乐lg游戏pt游戏,大宝娱乐官网,大宝娱乐lgpt游戏